麻雀

〔萨杰〕轮回01

私设满天飞,bug也很多,可能有点虐或者甜,偶尔会开辆小破车(小学生文笔),上了贼船我不管,而且还是第一次写文嘞。
有可能暑假过后会很长时间不会更,所以,切记,趁坑还没挖深,就不要把自己给埋了…
放文!!!
夜已深,四围已没有早上那般热闹,唯独酒吧还沉浸在热闹之中。
坐在椅子上的Gibbs喝了一大口杯中的朗姆酒,侧身去问坐在自己旁边不知喝了多少酒的Jack‘‘你说啊,那件事过去了那么久,他也死得透透的了,可你为什么还是忘不了他?’’Jack白了Gibbs一眼,依旧用他那玩世不恭的语气回答‘‘一个人死了,并不代表其他人会忘了他。’’随后,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,那感情也只有他一人明白…
喝够了朗姆酒,Jake又不知用什么办法把账单甩给了Gibbs,自己却在路上拿着瓶朗姆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风吹打在Jake的脸上,可他并不觉得寒冷。不知不觉中,又回到了第一次与他相遇的地方——一个狭窄的巷子胡同。看着那些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场景,又不得想起了跟他在一起时候的一点一滴,那些快乐美好的时光…可是全因为自己,让这些一去不复返——
几十年前的Jack正直十七岁,是一个即将步入成年的岁数,是一朵生命之花即将绽放的时候。可是Jack却在十七岁生日的那一天,收到了他爸爸Dick的‘礼物’,去‘海上屠夫’——Salazar的沉默玛丽号上做间谍,并且定期给自己送情报。
在加勒比海上,只要是海盗,都想把Salazar杀死,却没有这个胆。在海盗们集体讨论了几天后,决定让Jack去做间谍,在找个合适的时机把Salazar引到死亡三角区,然后由他们一举歼灭。
对于Jack来说,无疑是一个半坏半好的消息,坏消息是要去一个西班牙海军的船上做见到间谍,好消息是可以摆脱他老爸那喋喋不休的话语。
在沉默玛丽招募水手的那一段时间,Jack顺利地报了名,只等沉默玛丽启航了。
沉默玛丽启航的那天,Jack不去做水手该做的工作,却在船长室周围溜达。大副Lesaro此时正复船长之命,让新来的水手到甲板上集合。可好巧不巧,偏偏看见了Jack在船长室附近走来走去的,就急忙走上前去质问他‘‘你好好的不去做水手该做的,在这干嘛?’’ ‘‘那又是谁规定了水手一定要做好他的工作?’’Lesaro气急败坏地让两个士兵把Jack拖下去。
此刻的Jack正被追得满船跑:双手在不停地转动,踩着小碎步,还低声骂了几句‘‘这该死的西班牙佬!’’
甲板上的声音传到了船长室,只见坐在里边的人放下手里的东西,站了起来,缓缓地向外边走去。
Jack突然被甲板上的某些东西拌了一下,整个人与沉默玛丽的甲板来了个亲密的‘接触’。Jack的突然摔倒,让那两个士兵有了可趁之机抓到了Jack。
在经过了船长室后,船长室的门猛地被打开了,Jack一回头,正好与刚出来的Salazar来了个四目相对……
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再走吧~